點擊進入僑情管理信息系統

從出國討生活到回鄉再創業 老華僑眼中的桑梓巨變

2018-09-19 16:57:58

38年前,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,已是而立之年的鄭明演追隨父兄的腳步,漂洋過海,去往意大利謀生;17年后,他將自己努力打拼下的事業交給子女,回到老家楓嶺安度晚年。從打工者到創業者,再到葉落歸根,他的故事是40多年來瑞安很多華僑的縮影。

提起楓嶺,很多人的印象就是這里有很多華僑。但在40年多前,這里只是地處偏遠的瑞安西部山溝溝,村民生活條件艱苦,主要收入來源是務農,或者賣番薯干、柴火,想要賣個好價錢得走到高樓鎮,清晨出門,天黑才回到家。1958年,鄭明演的父親出國謀生,是當地較早的一批華僑,后來鄭明演的哥哥也到了海外。從出國討生活到回鄉再創業 老華僑眼中的桑梓巨變

1980年改革開放初期,已是3個孩子父親的鄭明演,為了改善家里的經濟條件,咬咬牙,離開妻子、孩子,來到父親所在的意大利。“當年我出國前,一個月工資有45元,已經算是不錯了。但楓嶺實在是太偏僻了,連一條好一點的路都沒有,去趟瑞安城關,要兩三天時間。”鄭明演說,如果不走出去,人就被“困”在里面了。

初到異國他鄉,沒有什么特長的鄭明演,替人打工做皮包,邊學邊干,雖然辛苦,每天工作時間也長,好在收入不錯,每月工資折合成人民幣有2500元,這在國內可是個大數目,除去開銷,每個月能存下不少錢,還能給家里寄一些。

“剛到意大利那會,一起打工的老鄉每個月最少也有1500元人民幣,縫皮包或者到餐館打工,是當時比較常見的工作。”鄭明演說,他算是比較幸運的,有父親和兄長們在身邊,他做皮包工干了3年,后來自己單獨出去做了一年,存下一些錢,將孩子和老婆接出國。到了第5年,鄭明演辦起了中餐館,真正開始創業。

1987年,鄭明演的中餐館生意挺紅火,也掙了一些錢。在踏出國門7年后,他第一次回國探親。

這一次回國,鄭明演驚喜地發現,家鄉變了,瑞安從“縣”變成了“市”,市區到高樓之間有了班車,去老家楓嶺也不用走山路,已經有一條石子路,雖然不太平整,但至少拖拉機能開進去。到了上世紀90年代,鄭明演回國的頻率高了,隔幾年就會回來一趟。“每一次回鄉,都覺得瑞安在不斷變化。2000年,通往楓嶺的石子路修成水泥路,從楓嶺到高樓、市區,只要有車,也就個把小時的車程。”鄭明演說。

家鄉的變化,其實也離不開在外華僑的拳拳愛心與支持。在楓嶺,不少道路、橋梁的修建都有華僑的捐資,像鄭明演和其父兄,就為當地公益建設出錢出力,目前捐款總數達80多萬元。從出國討生活到回鄉再創業 老華僑眼中的桑梓巨變看到家鄉的巨變,從上世紀90年代后期開始,鄭明演想回國發展的心思越來越強烈。看著孩子已經成年,雖然自己的年紀還不算大,仍能在事業上拼搏,但他更愿意回老家,因為這里有熟悉的朋友、熟悉的環境和越變越好的生活。1997年之后,鄭明演將事業交給了孩子,回到楓嶺生活。與此同時,他的大兒子也看中國內市場,回到國內辦起了旅館,如今大兒子一家都在南寧發展。從出國討生活到回鄉再創業 老華僑眼中的桑梓巨變“早年,我們是因為生活所迫,沒辦法才出國謀生,現在如果純粹是去打工,估計年輕人不太愿意出去了,國內就有很多工作的機會。像我這樣年紀的華僑,基本上都想著回老家養老了。”鄭明演說,這些年在國內住習慣了,高鐵、飛機很方便,他時常去南寧大兒子家看看,自己曾經創業的意大利佛羅倫薩,反而很少再去。“除了是孫子、孫女結婚這樣的大事,否則我就不去意大利了,坐飛機十幾個小時太累了。在國內,我倒經常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。”他笑著說。

延伸閱讀:僑鄉瑞安

瑞安是浙江省乃至全國的重點僑鄉之一,瑞安人移居海外的歷史源遠流長,有史可追溯至清光緒二十年(1894年)。瑞安僑情有以下幾個特點:一:華僑人數眾多、分布廣泛。據2014年僑情調查統計,目前有16萬多名瑞籍華僑華人,主要分布在以歐洲為主的100多個國家和地區,海外留學人員5000多人,國內歸僑僑眷12萬多人;二:僑團僑領多、社會影響廣。瑞安籍僑胞在各類海外僑團中擔任會長、副會長、秘書長以上職位的有2000多人。僑團活動已由傳統的聯誼、互助轉向商貿、科技、教育和文化等領域,影響力越來越大;三:華僑貢獻大、支持家鄉建設熱情高。瑞安海外僑胞素有愛國愛鄉的優良傳統,“僑力助村”、“五水共治”、美麗鄉村建設、敬老助學扶殘、修路筑橋建亭,總有海外僑胞報效桑梓的實際行動。四:參政議政熱情高。全國兩會乃至其他省市、瑞安兩會現場,活躍著瑞籍華僑華人的身影,積極建言獻策。五:新僑崛起,后勁凸顯。改革開放以后,瑞安從事對外貿易人數劇增,出國留學人員逐年增加,其中很多人在居住國商界、科技界有所建樹,融入當地的社會能力比較高。

上一篇:德國瑞籍僑領金宗存捐款馬嶼“林妹妹”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体育彩票6十1比对